健康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
懂得享受孤独的人,都很厉害_情感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17 07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有时候,真正懂得享受孤独,多半比挖空心思的合群快乐舒心,并且更快乐舒心,而这样的人也真的很厉害。

我曾听过一种比喻,地球与人类相比,就像人类与体内的细胞一样,虽然我们人类与体内细胞一生一世生活在一起,可是却无法沟通,它不知道我们想要什么,我们也不明白它的需求,甚至一个不留神,人类与细胞还会互相消灭。而地球和人类也是如此,做最熟悉的陌生人,互相依偎生存,又互相折磨伤害。

毕淑敏在《破冰北极点》一书中说:“我们不畏惧死亡的方式,就是逐一放弃对身外之物的依恋,包括悲伤。”

就像他自己说的:“在这里,我时而耕种,时而读书,时而在瓦尔登湖上支起一根钓竿,直到入夜;耳畔间或传来猫头鹰啜泣般的悲鸣,抑或夜鹰美妙的歌声;秋日里,潜鸟也来与我游戏;冬日里我记录湖水冰封的时间,也留心春日到来的脚步,把豆田当作寄托夏日的情怀,那严冬中意趣十足的红松鼠以及一切都让我陶醉其中。”

可万幸的是,能体验到这种孤独的人,生命也会不再平庸。

同时将这份孤独的思考写成19篇文章,形成巨作《瓦尔登湖》。

人生白驹过隙,短短的生命历史,孤独是常态,却又有太多的人无法承受孤独,认为孤独是无能的表现,认为孤独是堕落的契机,为了合群而放弃自我,为了结伴而不去思考,就比如面对感情。

我不太了解太宰治的生平,然而毕淑敏的这本书我倒是翻阅过,讲述的是她乘坐核潜艇破冰船去北极点的经历,虽然有她的丈夫相陪,然而一望无际的大海,极昼极夜的天空,这种超脱习惯的体验,与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凄厉杰作,让人类感觉自身如此渺小,而这种渺小就是孤独的来源。

其实无论是毕淑敏,太宰治,抑或梭罗,都能看出来,孤独并不是打到他们的武器,而是成就他们的圣光,他们懂得在孤独中前行,也懂得享受孤独,这样的人真的很厉害。

我不知道这两位作家在什么心境下能写出这么富有哲理的名言,但是字里行间都让我感到一种深深的孤独气味,这并非是绝望的味道,而是在孤独中思考,在思考中升华,在升华中体味生命的意义,也许是最初,又或许是最末,把享受孤独的这份感觉,鸣响众人。

前不久小娜在相亲之后被对方求婚,她在犹豫要不要答应,我问她你喜欢她吗?她说也说上喜欢,只是感觉比较合适,找不到对方什么缺点,而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三十岁了,需要结婚了,不想一辈子孤独下去。

这句话不由得让我想起太宰治的那句名言:“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,自然也不会有悲伤来袭。”

文|仙仙

演员马伊?在一次采访中说:“卵子的去向不应该仅仅是当一颗受精卵,卵子就是卵子,不要给它附加其他使命,做它自己就已经很好了。”

离婚后的马伊?对人生有了更高层次的理解,她虽然嘴里说的是卵子,然而实际上却是在说女人如何生存,用实际行动去解答没有遇到对的人,那即使孤独到老也是幸福。

这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,确实,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就必须要结婚,不再坚持对象到底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,即使未来遇到了,那么也只能这么地了,最怕的就是如果一直等待下去,会谁都遇不到。

很多人把孤独当作一生的一大难题,然而和死亡相比,孤独好似又不算什么,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,能认真的生活甚至比死亡更艰难,因此相比之下,孤独似乎还是一种幸运,无病无难也无灾,唯一空落落地只有内心,可一旦懂得享受孤独,把内心填满,不再心系外物的纠缠,那么这一生都会幸福无比。

1845年,美国超验主义作家梭罗独自一人来到了瓦尔登湖畔,住进了一栋他用借来斧子建造的小木屋中,一住就是两年。这种离群索居的生活并没有让梭罗疯掉,而是在与自然极尽的接触中,去体味不一样的生活。

可为了结婚而结婚,为了合群而合群,这本身就是对于生命的一种违背。

Power by DedeCms